林一峰专栏:调和威士忌的后宫嫔妃们

946℃ 514评论

前阵子有一个女孩很有名,她叫做魏璎珞。我并不认识她,不过随着每日短短时间浏览脸书,看着脸友们的分享,我得到几个关键字:延禧宫、富察傅恆、令妃、佘诗曼、莫兰迪色。而我猜想,后宫管理的KPI,应是「后宫的和谐是皇帝的至高福气」这个可能达不到的目标。

威士忌世界的后宫争斗

在观看宫廷剧中各种心机用尽的争宠斗豔,心思随着剧情起伏跌宕,转移了注意力,让人暂时忘却生活中那不如意的点滴,追剧成为生活的小确幸。后宫谁最得宠,得由皇帝来决定,在思虑如何顾全大局后,决定谁是皇后、哪个个性讨喜的小宫女可以封个答应,而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最和谐的状态,也是他皇帝的福气。

林一峰专栏:调和威士忌的后宫嫔妃们

同样的,在威士忌的世界中,至高的福气就是让不同风格、各有千秋的不同威士忌处在和谐状态,就像是「调和威士忌」。

什幺是「调和威士忌」

那一桶桶安静地躺在酒窖中陈年的威士忌,可能会睡个12年、也或许一觉就是30年,有些是单一酒厂所生产的麦芽威士忌,然而非常大多数正在陈年的橡木桶,则是为了成为「调和威士忌」而存在。

调和威士忌的任务,除了在岁月中淬炼出属于自己的个性。更重要的是,它们必须和那些来自其他酒厂、不同个性的威士忌,共同组合出更複杂、更美妙、以及和谐的调配风味。

谁是调和威士忌的「伯乐」?

酒厂的首席调酒师就是调和威士忌的定调者。他可能必须从几十万桶的橡木桶中,挑选出来调和该品牌调性的调和威士忌,这是个非常巨大的工程,并非努力就可以达成的一种工艺。除了经验累积而来的专业,天赋也是调酒师必需具备的。

林一峰专栏:调和威士忌的后宫嫔妃们

我过去常用交响乐来形容调和威士忌。

首席调酒师就是那位指挥,他必须要非常理解每项乐器的特质、演奏人的风格以及其各自参与这首曲子的角色与呈现,运用自己领悟的美感,充份发挥乐谱上每个音符的力量,才能带领每位演奏家和奏出和谐却磅礡的交响乐曲。

「久藏深宫」的单一麦芽威士忌

在苏格兰威士忌产业中,有些威士忌酒厂就是专门生产单一麦芽威士忌做为品牌来行销,通常这样的威士忌就是我们寻常听到的品牌,例如:麦卡伦(Macallan)、格兰菲迪(Glenfiddich)、格兰利威(Glenlivet)、格兰杰(Glenmorangie)⋯⋯等等。

相反的,有些威士忌酒厂就是专门生产出作为调和威士忌品牌的基酒。因此,声名大噪的是调和品牌,而不是单一麦芽酒厂品牌,例如:我们都知道约翰走路,却不知道它的背后功臣是林肯伍德酒厂(Linkwood)、克里尼利基酒厂(Clynelish);我们都认识百灵罈,却不知道格兰伯吉酒厂(Glenburgie);我们都熟悉皇家礼炮,却不认识史翠艾拉酒厂(Strathisla)。

在丰功伟业的皇帝背后,这些深居后宫的皇后、贵妃、嫔、贵人、常在等等,这些年,也慢慢地站上了檯面,发光发亮起来。

林一峰专栏:调和威士忌的后宫嫔妃们

从历史发展来看,过去调和威士忌佔了所有苏格兰生产威士忌95%的市场。虽然这些年单一麦芽威士忌风起云涌,但调和威士忌所佔市场的比率仍高达90%。

以产业角度而言,过去正是这些默默无名的威士忌酒厂,作为幕后英雄,支撑起调和威士忌品牌卖到全世界的优秀品质。随着时代的改变,也有越来越多人想尝试拥有不同「酒厂性格」的单一麦芽威士忌。因此,那些藏在后宫深处的优质威士忌,也一家家面市。

一个真正的威士忌爱好者是不会有品牌迷思的,那些檯面上风风光光的威士忌品牌,一定有它独到的价值,但也千万别小看那些你没听过的品牌!它们一旦粉墨登场,会不会是「藏在深宫无人问,一举成名天下知」的狠角色?这相当值得我们关注啊!

*本文由 Harper's BAZAAR Taiwan 报导,未经授权同意不得转载
*更多时尚艺术资讯,尽在《Harper's BAZAAR 》

延伸阅读

林一峰专栏:威士忌调色盘– 焦糖的50道阴影林一峰专栏:威士忌老物 ,缅怀过去的美好时代